新时代·铁路榜样|鲁朝忠:离山上的危石近一些,我心里才踏实


  人物档案

  鲁朝忠,中共党员,1974年12月诞生,1993年12月入路,现任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宜昌综合维修段恩施桥隧车间巴东巡山工区工长 ,先后取得全国铁路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中国梦劳动美”最美职工、全国职工职业道德建设标兵个人等荣誉,反映他个人先进事迹的影片《把忠实写在武陵山上》获中组部全国党员教育电视片二等奖。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好汉梦

  鲁朝忠说

  我的名字中有一个“忠”字

  忠实的“忠”

  等于要忠实岗位职责

  忠实铁路事业

  他不畏山路艰险

  不惧事情辛劳

  一步一个脚印制服一座座山

  一锤又一锤消灭一块块危石

  保证了南去北来游客的安然

  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好汉

 

  1

  用双脚丈量崇山峻岭

  5月的武陵山区,绿树成荫,柳绿桃红,山脚下的宜万铁路犹如一条长龙蜿蜒,一列列动车组穿山洞、越山谷呼啸而过,一个个黄色身影在悬崖峭壁间披荆斩棘、壮健攀登,缚住可能松动脱落的危石,确保铁路运输保险疏通。

  这是宜万铁路每天都会涌现的伟大场面,攀登于悬崖峭壁间的黄色身影不是好莱坞大片里的蜘蛛侠,而是宜昌综合维修段恩施桥隧车间巴东巡山工区的巡山工。个头不高、微胖却不失壮健的鲁朝忠便是这支队伍的带头人。

  鲁朝忠和工友们像蜘蛛侠一般依附于山体上,缓慢挪动,身下等于万丈深渊,还有如玉带般蜿蜒穿行于武陵大山中的宜万铁路。

 

  今年45岁的鲁朝忠加入铁路事情已有26年。他从事过良多事情,给桥梁刷过油漆,给立交涵洞浇注过预制板,还在铁路沿线种过树。2010年底,宜万铁路开明经营,职员紧缺,次年3月,他所在的工区整建制划拨恩施桥隧车间,组建巴东巡山工区,他便随着大部队走进了大山。

  为了不让石头掉上去,他们每个月都要沿着铁路线跑,一座山一座山地放哨,为每一块危石拍照、建档,制订整治计划。正所谓“望山跑死马”,危石或悬在崖边,或立在山尖,用望远镜能看到,但要走到它跟前,却要翻过整座山。

  已肯定
的危石清除,新的危石又会涌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鲁朝忠带领队友们多次翻越管内207座山头,用镰刀和斧头在渺无人迹的大山深处开辟出了500多条巡山之路,翻山越岭 2万多公里穿坏了20多双登山鞋 ,发现、建档各类危石824处 ,成为晓得宜万铁路危石分布的“活地图”

  2

  用性命呵护铁道保险

  山高林密,巡山时,他们经常会遇到毒蛇、蚂蜂。“咱们经常走的一个区域是五步蛇自然保护区,一个青工巡山时曾被毒蛇咬伤,由于救助及时,才不性命惊险。”

  “咱们好几个人都和蚂蜂亲密接触过。”鲁朝忠拿出他的手机,翻开相册,一张照片里他的嘴唇非常
肿胀,“它非要亲我,赶都赶不走。”鲁朝忠笑着说。有一次,他被蚂蜂蜇伤后,仗着体格好,没当回事,回到家便发高烧,只能赶紧去医院打针。

 

  山路高卑,弯多坡急,山路上还经常有石头滚上去,让人防不堪防。“其实,咱们最担忧的,还是那些危石。”这些危石被鲁朝忠戏称为“ 贝疙瘩 ”。在鲁朝忠眼里,这些石头都是有性命的。“越是恶劣天色,越要经常来看它们,不能让它们乱跑乱动。”一双400多元的登山鞋,两三个月就会穿坏。

  山上危石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转变着,为了把握危石的转变情形,鲁朝忠采取“一拍、二插、三查 ”的办法辨识危石裂痕发展程度,创新总结出 “锤、垫、锚、拉、封 ”排石“五部曲”,他犹如蜘蛛人般悬在半空中清算危石,消除
对铁路保险的威胁。

 

  2014年7月宜万线开行动车后,他们清算危石的光阴就放在21时至次日2时的“天窗” 点。清算危石时,鲁朝忠是执机手,经常要悬在半空中作业。同伴们一遍遍检讨他身上的保险带能否系好,保险绳系住的大树能否牢靠,然后,他下到危石阁下,双脚踩稳,用电钻把石头钻出裂痕,用锤子、撬棍剥离石块,然后和队友们一起把石块转移到保险的地方,消除
对铁路的威胁。“清算危石程序多、光阴长,性命全交给保险绳和队友们了。”

  “白日看到脚下的深渊,会有一点害怕,到了夜晚,虽然看不到,但是心里更害怕。”一步踏空,也许就会掉入深渊;一不小心,也许就会伤到身体。8年间,他就这样与工友们一道,清除600多处危石,确保了宜万铁路的保险疏通。

  “只要铁路是保险的,游客是保险的,再惊险的事情咱们也要去做。”鲁朝忠说话间,一列和谐号动车飞奔
而过,瞬间便隐没在崇山峻岭之中。

  3

  用乐观战胜艰辛险阻

  山里黑得早,18时左右便已黑透,镇上仅有的一条小街家家闭户锁门,连犬吠声都听不到。房子是租来的,室内陈列简略,仅有的一台电视只能收看4个频道。

  虽然事情艰险、生活艰难,但鲁朝忠却不抱怨。下山途中,他还会顺手带回几株野花,种在租住的小院里,让院子有了几分诗情画意。

 

  晚饭时,一大锅土豆炖腊肉热火朝天,大伙围在桌旁,边吃边说边笑。鲁朝忠的德律风响了,他赶紧走出去接德律风。回屋后,鲁朝忠的笑容不见了。

  “怎么了?”阁下的职工关切地问道。“我妈的德律风,说我爸生病住院了。”

  鲁朝忠十分尊重作为老铁路人的父亲。父亲退休后,便回了四川田园,虽然如今从宜万线归去方便得多,但鲁朝忠一年到头却很难见到父母一壁。

  不仅看不到父母,妻子、儿子也难以赐顾帮衬。鲁朝忠自己的家在宜昌,坐火车归去只需2个小时,但平常一个月至多回两趟家,汛期时两个月回不了一次家,值班、添乘、抢险,铁路成了他的第二个家。2016年6月,武陵山区遭遇50年一遇的洪流,宜万线大支坪地道涌现险情,他在阴冷的地道里加入抢险3天3夜,出了地道才想起儿子的高考已经停止。每年过年,鲁朝忠把回家的福利让给其余工友,自己在工区里、地道旁值守。“妻子跟着我从四川过来,举目无亲,我还不能陪她。”鲁朝忠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

 

  “留在山里,离铁路近些

  离那些石头近些

  心里才感到安稳、踏实。

  鲁朝忠的死后

  武陵山脉巍然屹立

  他的身影,静默如山,伟岸如山